欢迎来到脑胶质瘤网!源生疗法专注于胶质瘤治疗、脑胶质瘤治疗,众多患者治愈案例,欢迎来电咨询,18610016536

脑胶质瘤

脑胶质瘤 www.naojiaozhiliu.com

中医治愈胶质瘤脑胶质瘤

脑胶质瘤有比手术更有效的治疗方法

针灸拔罐治疗胶质瘤、脑胶质瘤

24小时咨询电话

186-1001-6536

关于美国政要麦凯恩患有的脑胶质瘤 你想知道的可能都在这里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8-10-26 12:31

 

神外前沿讯,近日,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被诊断患有脑胶质瘤的消息,让“罕见病”脑胶质瘤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不幸的是,麦凯恩先生患有的是胶质瘤中恶性程度最高的胶质母细胞瘤(GBM),国际上GBM的平均中位生存期只有14个月左右,而老年GBM又是其中最为凶险的。

公开资料显示,麦凯恩先生生于1936年,今年已经81周岁了,而通常超过70岁,在医学领域就被定义为老年了。

关于老年GBM的知识,可以点击右侧:老年胶质瘤也是脑胶质瘤科研与临床领域中的一个重点方向,中国医师协会脑胶质瘤专委会就在今年成立了老年胶质瘤学组,组长是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马文斌教授。

老年GBM虽然病情凶险,也并非难以有所作为,国内在这个治疗领域就取得过一些积极进展,北京天坛医院十病区70例60岁以上的胶质母细胞瘤患者的平均生存时间为15月,远远高于国外的4-8个月的生存期,详情可以点击右侧:及

GBM的治疗中,也有产生医学奇迹的个案,天津医科大学杨学军教授披露过两例GBM术后长期生存的信息,其中一个就是天津本地80岁以上的一位患者;另一位年轻患者不久前还在一场学术会议上接受了访谈,详见右侧:及

但对于上面患者个人中长期服用替莫唑胺的治疗方法,大宗研究显示对延长GBM总生存期是无效的,详见右侧:

国内在对GBM的治疗上正在开展各种探索,有的也见到了延长生存期的曙光。此前,北京天坛医院神四病区已经治疗的100多例胶母患者,在采用了基于神经电生理监测的精准手术治疗和超早期化疗等综合治疗手段,其平均生存期已经得到明显延长,详见右侧:

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也在GBM上通过规范化治疗上获得了较高的五年生存期,详见右侧:

对有GBM的临床试验,目前国内包括基因治疗、靶向治疗等等,其中针对复发GBM的靶向药物伯瑞替尼的I期临床试验已经接近尾声,并且前景看好,详见右侧:

目前,国际上针对GBM治疗,已经启动了“全球脑胶质瘤适应性临床创新试验体系”(GBM AGILE),中国也加入其中,并且中国患者有可能在治疗上与国际同步了,详见右侧:

当然,虽然同属胶质瘤,但低级别胶质瘤的预后相比于GBM就要乐观许多,有数据显示10年存活率超过了70%,有专家甚至认为低级别胶质瘤应该被定义为慢性病,详见右侧:

关于麦凯恩患有脑胶质瘤一事,美国《时代周刊》还针对此事件采访了Guilbert Mark医生,近日,北京天坛医院十病区编译了这篇报道,内容如下:

《时代周刊》:什么是胶质母细胞瘤,与其他脑癌有什么不同?

Mark:胶质母细胞瘤是起源于脑细胞的肿瘤,与其他继发或转移的脑癌不同,肺癌患者的肿瘤细胞可以转移到脑里面形成继发性脑癌。

胶质母细胞瘤很少向神经系统以外转移,在我31年从医经验,仅有5例转移到了脑外,不到千分之一。这就是非常不同的,当你听到家庭成员或朋友得了体部肿瘤,都会做骨扫描和胸部腹部的CT检查,而胶母不需要做这些检查。

《时代周刊》:如果说胶母不转移,可以说这种肿瘤不致命吗?

Mark:不,胶母浸润性生长,手术不能治愈。

《时代周刊》:胶母通常怎么治疗呢?

Mark:通常,首先通过手术在安全前提下最大程度切除肿瘤。因为这是大脑,切除时必须非常小心。这些区域是肿瘤,但那时肿瘤周围已经被肿瘤细胞浸润了,你不愿意切除这些浸润的脑组织,因为这可能会失去一部分脑功能的,因此最大程度的安全前提下的切除最重要,这仅仅是开始。

接下来的标准的治疗是服用一种叫替莫唑胺的化疗药,同时进行放疗。放疗针对瘤腔以及瘤周,因为瘤周的残余细胞,这在MRI上根本看不到。同步放化疗以后,仅仅服用化疗药。

《时代周刊》:麦凯恩的脑出血与脑瘤有什么关系

Mark:肿瘤生长时必须产生自己的血管供应,这些血管形成速度太快了,因此他们非常脆弱,偶尔这些血管破裂会导致肿瘤出血的。

肿瘤生长迅速,病人迅速出现症状。这种因为肿瘤卒中出血到医院看病的并不少见。大脑是个神奇的器官,肿瘤生长缓慢时他能够自己适应的,当肿瘤卒中出血了,会导致严重的头痛,意识丧失或是癫痫。

《时代周刊》:这种肿瘤预后如何,这与肿瘤处于什么阶段相关吗?

Mark:他们说麦凯恩的肿瘤时4级,最恶性的脑瘤,侵袭性生长,不幸的是不能治愈。但是对于一些病人,可以控制几年。有一些新的治疗方法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当这些临床试验被证实有效时,他们会变成标准治疗的。

《时代周刊》:参议员已经80岁了,年龄对预后有影响吗?

Mark:年龄是个重要因素,老年人预后差。

《时代周刊》:哪些高危因素与胶质母细胞瘤形成相关?

Mark:看了这么多病人,我们也说不出高危因素,有一些遗传综合症与脑瘤相关,但是这种综合症太罕见了。在我的经验里,100个病人只有一个考虑遗传因素。

《时代周刊》: 您能介绍一些新的治疗方法吗?

Mark:目前有一些临川研究在开展中,病人总问我什么方法最好,如果我知道什么方法最好,这就不是实验性的了,而是我们应该用了。

这里有不同类型的临床试验,最有希望的是针对特定通路的靶向治疗,这些通路与癌细胞的生长密切相关。另外一个领域就是免疫治疗了。

在脑组织里,免疫系统是复杂的。由于血脑屏障BBB的存在使脑组织的免疫系统与其他部位的不一样,这就要求研究者的更大努力去理解大脑的免疫系统如何运行的和我们能做些什么。

《时代周刊》:参议员有希望入组临床试验吗?

Mark:当然,我们总在鼓励患者加入临床试验,现在有许多不同类型的临床试验,最有希望的是靶向治疗,通过靶向治疗来减缓肿瘤细胞的增殖和生长。

《时代周刊》问:麦凯恩是晚期脑癌,一般预后如何,他还能活多久?

Mark: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可以给你个平均值,但是我希望都能超过平均值。平均生存时间是15-18个月,有些病人活的长,有些活的短。最大的一个问题是肿瘤对治疗敏感与否,但是只有你治了才知道,你可以在显微镜下观察,两个患者的细胞几乎一样,但是一个活的时间长,另一个却很差。

上一篇:查出脑胶质瘤,生命进入倒计时!7个脑胶质瘤早期信号不可不知

下一篇:消灭肿瘤有望!液体活检首次引入儿童脑胶质瘤!